中衛紀委監委網
歡迎進入中衛紀委監委網! 今天是
   
   >> 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   首頁 -> 中衛紀委監委網站 -> 水城清風 -> 清風文苑   今天是:
故鄉魅力山歌
中衛紀委監委網站  www.vzuck.co  發表時間: 2019-07-18     

  故土之戀,總被許多難以忘懷的情愫所牽繞。泥土芬芳,松杉葳蕤,蛙鳴蟬唱,炊煙裊裊;還有舌尖上的回味,兒時赤腳伙伴的嬉笑打鬧,深夜火塘邊的鄉村故事,打草鞋時的恬淡專注,牧歸時騎在牛背上的悠然自得。所有這些,總在不經意間從心頭走過。但于我而言,憶及最多的,還是故鄉的山歌。

  記得小時候,跟在大人們的背后,看他們去港邊車水。他們穿著土布短褲,三個人扛著丈余長的水車,“吭唷吭唷”把水車扛到港邊,然后找好取水點,放下水車,架穩車身后,開始試車。一眨眼的工夫,水被水車送到了上面的稻田。就這樣,水車把水依著田勢依次往上送。水聲嘩嘩,月光如銀。車水的大人們用搭在肩頭的粗布大汗巾抹去滿頭的汗水,不約而同地唱起了山歌:五黃六月嘞莫心焦喲,禾茬子等我把水澆呀,不怕老天不落雨耶,要叫那個水嘞往上跑嗬……唱的與和的,交相呼應,響徹鄉野。這樣美麗的鄉村之夜,這樣動聽的山歌,讓我第一次領略到故鄉之美,山歌之美。

  打那以后,每每聽到村頭屋尾響起山歌聲,我立馬會循聲而至,跟著大人們一起放聲高歌。唱得不好不打緊,韻律不準也沒關系,關鍵是山歌感染了我,我愿是其中一分子。

  慢慢的我體味到,山歌幾乎是故鄉無法分割的一部分。農忙農閑有歌,婚喪嫁娶有歌,快樂憂傷有歌。勞作時唱,散淡時唱,熱鬧時唱,寂寞時唱,歡笑時唱,愁苦時唱。從春唱到冬,又從冬唱到春,一年四季,周而復始。一曲山歌,帶走了多少憂愁,又留下了多少歡樂,只有故鄉的父老鄉親知道。

  夏日的夜晚,點一蓬驅蚊的艾草,聞著綿長的艾香,聽一曲曲情意深長的山歌,你會覺得山村的夜晚消逝得很晚很晚,你總能感覺到艾香旁邊,人們那一張張可親可敬的臉龐所蘊含的笑意與滿足。

  我鄰村有位小姑娘,名桂花,不幸患了小兒麻痹癥,雖然行動不便,但命運卻未能阻止她放聲歌唱。她自幼酷愛山歌,跟著大人學,跟著大人唱。最后,她能唱幾百首山歌。時令變化,得失輸贏,喜怒哀樂,鄰里糾紛,她見啥唱啥,總能讓人舒心。眉頭緊鎖的你,聽到她唱歌,就會開心一笑。鄉親們不叫她本名,都叫她“山雀子”,嘰嘰喳喳的山雀子,給人帶來歡快,解了鄉鄰淤積心頭的塊壘。“山雀子”還到省城參加山歌大賽,我特地趕到現場為她喝彩。她的演唱時而高亢激越,時而低回婉轉;時而如泣如訴,時而云天舒展:莫嫌伢崽我冇得么用喲,我做么事就曉得下苦功耶,痛了癱了我不怕呀,只要能唱我就心輕松嘿喲嗬……連唱幾曲,山雀子唱得淚流滿面,臺下觀眾掌聲如潮。

  還有一位我的鄉親,也是我的好朋友,當了多年的民辦教師,他人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唱山歌。他在家時唱,外出時唱,教學生唱,教親朋好友唱。他跟我說,家鄉的山歌是祖祖輩輩吃苦受累,從汗水、苦難、笑容、世俗中積攢下來的精神財富。現在發達了,富有了,可以唱流行歌曲,可以跳廣場舞,但山歌絕對不能失傳,應該讓她傳得更遠、更廣,那是先輩的心聲,也是我們一代代山里人的心聲。他走村串戶,尋親訪友,收集了一千多首故鄉的山歌,自己掏錢打印成冊,鄰鄉鄰縣花錢買的人不在少數。后來有家出版社得知后,主動提出要公開出版,付給朋友稿酬。朋友笑著對我說,稿酬無所謂,只要故鄉的山歌能與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山歌、民歌,一齊呈現給那些熱愛鄉梓、熱愛山歌的人們,就知足了。

  朋友收集的山歌,分為幾類,有田歌、燈歌、風俗歌、四季歌等,當中情歌是最多的。山野鄉村,田邊地頭,房前屋后,夏日納涼,能以一首動人的情歌贏得山姑一片芳心的,古往今來,也許難以勝數。他隨口給我唱了一首:清早起,望姐鄉,望見姐鄉路又長……隨著他深情款款的演唱,我的心弦似乎也被撥動了。他說他就是以一首首山歌,迎娶了自己的妻子。

  尤其令人欣喜的是,我們村里有一位小伙子,去南方打工,在大都市里,被流行音樂浸潤太久之后,想念起故鄉的山歌,甚至跑到屋頂上,連唱了幾首山歌,感染了周圍的打工伙伴們,他們循著歌聲而來,唱起各自家鄉的山歌。那帶有家鄉泥土味的山歌,寄托了思鄉之情,打開了快樂之門,激發了他們奮力打拼的決心。思念與暢想,都蘊含在一首首山歌里。那是故鄉的魅力,那是山歌的魅力。

>>> <<<
【作者】: 李御
【稿件來源】: 人民日報
回到首頁】 【打印本頁【關閉本頁】
中衛紀委監委網站
中共中衛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中衛市監察委員會版權所有 Copyright By2015 寧夏新聞網技術支持 寧ICP備15000270號
急速赛车开奖计划